网站首页 | 范文大全 | 教案下载 | 优秀作文 | 诗词赏析 | 优美散文 | 板报大全 | 题库下载 | 故事大全 | 励志 | 爆笑笑话 | 字典 | 网站导航
在点网
  • 竞聘演讲
  • 开业开幕
  • 会议发言
  • 就职演说
  • 庆典致辞
  • 主持词
  • 婚丧嫁娶
  • 征文演讲
  • 讲话致辞
  • 国旗下讲话
  • 文艺节目
  • 领导讲话
  • 爱国演讲
  • 家长会发言稿
  • 广播稿
  • 演讲稿
  • 您的位置:在点网 > 范文 > 演讲发言 > 就职演说 > 梅贻琦就职演说 正文 2017-06-17

    梅贻琦就职演说

    相关热词搜索:就职演说 梅贻琦 梅贻琦就职演讲 特朗普就职演说

    篇一:梅贻琦的教育思想

    梅贻琦的教育思想

    梅贻琦先生是中国近现代著名教育家之一。他在长期的教育实践中,逐渐形成了具有特色的教育思想和教育观念,并以此指导教育工作,取得了举世公认的丰硕成果,使清华大学在短短十年内由一所颇有名气但无学术地位的学校迅速崛起成为国内一流的大学。作为一名杰出的教育家,梅贻琦的教育思想主要体现在这几个方面:通才教育思想;德智体美群劳诸育并进;“大师论”思想以及学术自由的思想。下面对这些方面一一探究。

    1.通才教育思想

    “通才教育”思想,是梅贻琦教育思想的核心。正是奉行这种思想,清华大学得以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在各个领域培养出了众多卓越、一流的人才,创出了清华校史上的“黄金时代”。抗战时期,梅贻琦在代表作《大学一解》中理论地概括了这一思想。梅贻琦认为在大学期间,“通专虽应兼顾,而重心所寄,应在通而不在专。”(梅贻琦《大学一解》)。梅贻琦再《大学一解》中写道“通识之授受不足,为今日大学教育之一大通病,固已渐为有识者所公认,然不足者果何在,则言之者尚少”。他认为要想实现“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的大学之道,就必须在大学阶段给学生以充分的通识训练,使学生“知类通达”。大学着眼于“通识”的训练,才能便于学生在毕业后能接受更高深、更专门的学问或研究。否则,“以无通才为基础之专家临民,其结果不为新民,而为扰民。”(《大学一解》)梅贻琦自己提出了“大学而不重专门,则事业人才将焉出”的问题,他回答说培养专才“固别有机构所在”,例如“大学之研究院”,各类“高级之专门学校”和“社会事业本身之训练”等等。

    依照梅贻琦“先通后专”的原则,清华的学生从第二学年起才进入专业领域,而在第一年实行通才教育,即大一年级不分系,文、理、法、工学院的学生在一年级都修习包括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三方面的共同必修课,共计36~38学分,占总学分的27.2%~28.3%。这样学生便能拥有较宽的知识面,为进行专深研究打下广博的基础。进入二年级后,学生开始学习本院系必修基础课和专业课程。必修课数目并不多,不苛于求通求全,而选修课则科目繁多,学生可以跨系自由选择。

    梅贻琦将学分制和选修制相结合并运用于通识教育之中,而且很好地兼顾了文、理、法、工各专业课程的特点及专业的个性。这给学生提供了纵横交错多层次的知识结构,做到深广并重,而且在广泛选课中,照顾了个人的学习兴趣、个性差异,而含有因材施教的特点。这样的制度不仅有利于培养眼界、思路开阔、知识面广、专业目标明确的“通才”,而且有利于调动教师授课的积极性,增加了他们以科研促教学,以新知创见教好新课的压力。这也正是梅贻琦通才教育思想在教学中的集中体现。

    反观当今的教育领域,片面强调知识的吸收、传承,忽视学生综合综合素质的发展,以考试分数作为衡量学生优劣标准的教育体制的确存在着诸多弊端。美国斯坦福大学的校长曾表示,中国大学要想成为世界一流,需要至少二十年、甚至五十年。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中国大学过早地划分了专业,忽视了对学生的通识教育。因此,无论是对于学生的我们,还是对于当今的教育工作者,梅贻琦所推崇的“通才教育”思想都能带来许多深刻地启示。

    2.德智体美群劳诸育并进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关于德育,梅贻琦认为“明明德或修己工夫中之所谓明德,所谓己,所指乃一人整个之人格”,所谓整个之人格,“至少应有知、情、志三个方面,而此三方面皆有修明之必要。他所推行的德育,主要是爱国主义和健全人格两大项,这两方面从根本上来说也是统一的。梅贻琦在1934年12月3日的总理纪念周上讲话中说:“养成勤俭德行,尊重团体秩序,是最关重要”,“希望吾们更造成健全人才,以备国用”。这是梅贻琦德育思想的体现。

    为了强调教师的引导在德育中的重要作用,梅贻琦提出了著名的“从游论”——“学校犹水也,师生犹鱼也,其行动犹游泳也。大鱼前导,小鱼尾随,是从游也。从游既久,其濡染观摩之效,自不求而至,不为而成。”教师的人格和学术精神潜移默化地引导学生,达到“不为而成”,这是很高明的教育方法。 梅贻琦主张的“智育”的核心是“通才论”,此处不再赘述。在学校管理实践中,梅贻琦所推行的智育非常注重抓学风建设这个中心环节。教学纪律方面,首先从教师抓起。对于学生,有关考勤,考试的纪律也十分严明。对于这些纪律梅贻琦都严格地掌握执行。清华大学的入学标准也十分严格,一律凭考试成绩。然而对于真正优秀的特殊人才,学校也会不惜破格录取。华罗庚从小店员成为清华大学的教授经历“三破格”便是典型的例子。

    重视体育是梅贻琦教育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梅贻琦曾说“体育至关重要,人所尽知,特别在我国目前的国势之下,外患紧迫之时,体育尤应人人去讲求。身体强健,才能担当艰巨的工作,否则任何事业都谈不到。”(《体育之重要》)梅贻琦不把体育单纯地看做“粗腕壮腿”的手段,而是“重在团体道德的培养”。梅贻琦希望学生在体育锻炼中培养团队精神、急公好义、守纪律等品格,以后他又把体育作为培养学生“吃苦耐劳”精神的途径。梅贻琦要求,“凡在校诸生,每学期皆为必修,学分固不算在学分总数之内,然非体育及格者,不得与毕业考试。”在当时,每天只要天气晴朗,下午四时所有的教室、宿舍、图书馆甚至小卖部尽行关闭,学生必须到体育场上活动1小时。梅贻琦在体育方面堪称表率。他是篮球场上的活跃分子,常兴致勃勃地和学生们一起练习和比赛。

    他的体育思想对清华体育的发展有着重大的影响。1948年以前,清华一直是全国乃至世界知名的“体育大校”。作为当今清华学子,我们仍应当响应马约翰先生“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的号召,重视体育锻炼,为以后更好地奉献社会奉献祖国打下良好的基础。

    注重美育是梅贻琦教育思想中的重要方面。清华大学的张清常教授回忆说,他在清华读书的那段时期内,清华不仅在哲学、中文、外文、心理、体育等系、室的课程中设置多种属于美育方面的内容,配备有像谢冰心、朱光潜、俞平伯、王文显、郑振铎、赵元任等担任有关课程的专家,而且还设有音乐室、古音社(业余团体)以及其他多种文学艺术团体。那时的课余生活“弦歌满园”,各种业余社团活动、讲座、展览、演奏经常举行。

    梅贻琦的群育思想并不是着眼于表面上的“集体化”、“社会化”,而是有着更深刻地意义。他曾在著作中说“夫友,所以祛孤陋,增闻见,而辅仁进德者也。个人修养之功,有恃于一己之努力者固半,有赖于友朋之督励者亦半”;“而教育之最大目的,要不外使?群?中之?己?与众?己?所构成之?群?各得安所遂生之道,且进以相位相育,相方相苞,此则地无中外,时无古今,无往而不可通也”(《大学一解》)。 梅贻琦的“劳育”思想,不是强调大学生在求学期间要参加多少体力劳动,而是强调大学生在校时就要养成一种艰苦奋斗和吃苦耐劳的精神。例如他曾在讲话中说:“吾们要记住,外面的环境像这里的很少。大家要准备着出去受劳苦。倘在校养成享受习惯,出外不耐劳作,则殊自误。”

    3.“大师论”

    梅贻琦在他的就职演说中说道:“办学校,特别是办大学,应有两种目的:一是研究学术,而是造就人才。”为了达到这两个目的,他认为“必须有两个必备的条件,其一是设备,其二是教授”,“一个大学之所以为大学,全在于有没有好的教授。孟子说:?所谓故国者,非谓有乔木之谓也,有世臣之谓也。?我现在也可以仿照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就职演说》)他提醒人们:“勿徒注视大树又高几许,大楼又添几层,应致其仰慕于吾校大师又添几人。”梅贻琦认为教育应当在知、情、志三个方面培育学子,这上文已经提过。他认为,优秀的教师应当不仅在“知”方面循循善诱,而且应当在“情”、“志”两方面给学生作出榜样,树立楷模。这种教育,应当“于日常生活中予以自

    然之流露”,使得“从游之学子无形中有所取法”。这便是古人所谓的“身教”,“以善先人”之教。为了体现教师的引导在德育中的重要作用梅贻琦还用“从游论”进行了生动的比喻,前文已提及,此处不再赘述。

    梅贻琦的“大师论”突出了大师在大学中的特殊地位,把他们的作用提到了相当的高度。梅贻琦接任清华大学校长以后,首先对教授表示尊重。他在清华大力推行教授治校,民主管理,把教授作为学校的办学主体和依靠力量。梅贻琦对待教授的态度使得许多知名学者因此愿意留下来之教。同时,梅贻琦还十分注重聘请国内外知名学者来校任教。“对校外名家大师,总是设法延聘。”对于到校任教的教师,他完全信任,十分尊重,从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梅贻琦为了使教师安心教学,解决后顾之忧,还大幅度提高了清华教师的生活待遇。梅贻琦的这种教育思想使西南联大集中了当时全国第一流的学者,有不少是世界知名的学术大师。教授阵容之强在国内高校中无与伦比。各个学院也由此得以充实和发展。

    众所周知,抗战时期的西南联大的条件极为艰苦。然而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教师们以爱国乐教的情怀认真执教,其敬业严谨的教风对学生们产生了深刻地影响。西南联大在恶劣的环境中,培养出了“大批科学家、文学家、哲学家,在教育界、工商界出类拔萃者亦不少”,清华大学在数年中跨入“黄金一代”,这些都是一大批大师们辛勤耕耘,为国育才的结果。反观当下,大学的物质条件、教学环境优良,而难以实现如西南联大时期那样丰硕的学术成就。人们也感叹,斯日大师已远去,当今时代大师难寻。这或许与当今浮躁的社会风气与学术风气有关。但至少,我们知道梅贻琦的“大师论”没有过时,它在现今有着很强的时代价值、现实意义。我们的大学需要大师,我们的整个民族需要大师。中国的高等教育要想快速发展,培养、造就或者引进一批名师大家非常关键。梅贻琦的大师论应当获得当今教育界乃至(来自:WWw.Zaidian.Com 在点网:梅贻琦就职演说)当今社会的重视。

    4.学术自由的思想

    学术自由,是梅贻琦办学的灵魂。梅贻琦积极吸取了蔡元培改革北大所采用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自由主义教育思想,以创造性的构思提出了“学术自由”的办学理念。他在《大学一解》中引用宋儒胡瑗的话来说明学术自由的重要性:“艮言思不出其位,正以戒在位者也,若夫学者,则无所不思,无所不言,以其无责,可以行其志也;若云思不出其位,是自弃于浅陋之学也。”梅贻琦说:“所谓无所不思,无所不言,以今语释之,即学术自由而已矣。”他还辨析了“自由主义”(liberalism)、“荡放主义”(libertinism)的不同。接着,在文中他还把学术自由提到了“新民”的高度,认为学术自由不仅是文化进步的源泉,还是新民的基础。他说认为“其?无所不思?之中,必有一部分为不合时宜之思,其?无所不言?之中,亦必有一部分为不合时宜之言”,而正是这种“不合时宜”的学术自由,“新文化之因素胥于是生,进步之机缘,胥于是启,而新民之大业,亦胥于是奠其基矣。”

    梅贻琦是学术自由思想的践行者,梅贻琦在30年代白色恐怖正浓时容许冯友兰先生去苏联观光考察,回来后在全系大会上公开宣讲苏联之种种优越制度。梅贻琦对共产主义并不了解,甚至怀疑,然而他却容许被国民党反动派深恶痛绝的所谓“共产分子”吴晗、闻一多在校园内公开进行革命宣传,并无视种种压力,多次护卫他们的安全。清华大学教务长吴泽霖回忆说:“梅先生办学,一贯主张学术自由,对不同思想兼容并蓄,校方不应干预学生和教师的政治思想。”梅贻琦对政府干涉学术自由的政策还给予坚决的抵制。20世纪40年代,国民党为加强党化教育,政府加紧对大学的控制。针对这一情况,梅贻琦将其主政的西南联大教务处拟定的《教务处会议呈常委会文》转呈教育部,对专制的党化教育提出公开批评。此文在当时被视为民主教育思想与专制教育思想的公开决裂,表明了梅贻琦坚持学术自由的决心。

    梅贻琦以博大的胸怀,学术自由的态度努力凝聚北大、清华、南开三校地教师力量,

    使烽火连天的西南联大“弦歌不辍”,“八年之久,合作无间”,三校精神融于一体。冯友兰说:“在风雨飘摇、惊涛骇浪的环境中,联大保存了原来三校的教学班子,维护了?学术第一、讲学自由、兼容并包?的学风,一直维护到抗战胜利,三校北返。”这种自由的学术氛围和良好的学风对于人才的培养是十分有益的。大学之所以为大学,离不开自由的学术氛围和良好的学风。无论社会如何变迁,保持自由的学术风气对于高等教育的可持续发展是很有必要的。

    5.小结

    清华老校长浦薛凤说:“梅师之教育精神,在学问则诲人不倦,在事业则以身作则,在品德则潜移默化,尤其在德育与群育方面,熏染陶冶,一出于?无言之教?,其收效至为宏大。盖一般青年学子,都于不知不觉中,受梅师朴实伟大人格之感应。可见生活教育,当求之于躬行实践,而不在标语口号。”梅贻琦的教育思想,也正印证了清华大学“行胜于言”的校风。梅贻琦先生的教育理论和思想,以及教育实践活动,对二十世纪30~40年代中国高等教育的形成和发展,产生了深远而重要的影响。这些经验和思想都是值得后人加以吸收、总结和珍藏的。同时,这位在教育领域作出了巨大贡献的教育家博大的胸怀以及爱岗敬业、爱护学生、严谨笃实、勤俭清廉的高尚人格也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继承。

    本节参考文献:《就职演说》 梅贻琦《大学一解》 梅贻琦《赠别大一诸君》 梅贻琦 《体育之重要》 梅贻琦

    《梅贻琦教育思想研究》 黄延复著 辽宁教育出版社

    《梅贻琦与清华大学》 山西教育出版社

    《生斯长斯 吾爱吾庐——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 吴洪成著 山东教育出版社

    网络资料:百度百科 “梅贻琦”条目

    篇二:梅贻琦的教育名家思想

    一个时代的斯文之梅先生

    【摘要】:提起我国最好的大学,几乎所有中国人都会说清华北大。大部分的寻常百姓都知道北京大学赫赫有名的“蔡元培”校长,但似乎却没那么多人知道梅先生。我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听朋友说起梅先生,可当时并不了解他是谁。后来坚持看了很多关于他的文献,他的教育思想,走进了他的世界,发现他真的是一位非常,非常优秀的人。很庆幸能了解这样一位伟人,他带给我的不仅仅是教育的理念,更教会了我如何当一名好老师。

    【关键词】:大师论,通才教育,学术自由,德智体美劳教育

    1.梅先生简介这位梅先生不是别人,正是与叶企孙、潘光旦、陈寅恪一起被列为“清华百年历史上四大哲人”之一的梅贻琦校长。他没有胡适,鲁迅那样出名,他的一生仅仅做成了一件事——成功地出掌清华并奠定了清华的校格。据陈岱孙的说法,这主要集中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师资人才的严格遴选和延聘,这是“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的具体表现。这句话也常为时贤所征引;二是推行一种集体领导的民主制度,具体的体现就是成功地建立了由教授会、评议会和校务会议组成的行政体制。

    在清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的事迹,他是“清华永远的校长”。但他为人非常低调,个性沉静,寡言、慎言,不在乎名誉,不在乎金钱,一心扑在教育事业。他在1931-1948年,任清华大学校长;1955年,在台湾新竹创建清华大学并任校长,是他一手奠定了台湾的清华基础,因而也被被称之为“两岸清华校长”。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清华,一生都奉献给了“大学”......

    2.梅先生的教育思想

    梅先生的教育思想主要有四点,接下来我将从“大师论,通才教育,学术自由,德智体美劳教育”四方面一一阐述梅先生的教育思想。

    2.1 “大师论”

    他认为“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办学校,特别是办大学主要有两种目的:一是研究学术,二是造就人才。而为了达到这两个目的,必须有两个必备的条件,一是设备,二是教授。一个大学之所以为大学,

    全在于有没有好的教授。正如他所说:“勿徒注视大树又高几许,大楼又添几层,应致其仰慕于吾校大师又添几人。”在他接任清华大学校长以后,首先对教授表示尊重,在清华大力推行教授治校,民主管理,把教授作为学校的办学主体和依靠力量。努力留住优秀教师,提高他们的生活待遇,让教授们无论是从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受到了极大尊重,因此当时很多优秀的学者都乐意留在清华,当时教授阵容之强在国内高校中无与伦比。教授们觉得自己受到了很大尊重,工作起来自然就会充满激情,这对培养出更多秀秀的人才有极大帮助。

    就现在而言,每个大学都会有教授,“教授”一词已成为具有很高学术成就人员的代名词,由此可见,这一教育思想对于教育的重要性。

    2.2,“通才教育思想”

    它是梅先生教育思想的核心。现在的大学为什么会有学分制和选修制呢?这都是源于他的“通才教育”。所谓的“通才教育”就是学生要具备基本的学习能力后,才能达到触类旁通的能力。他认为要想实现“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的大学之道,就必须在大学阶段给学生以充分的通识训练,使学生“知类通达”。大学着眼于“通识”的训练,才能便于学生在毕业后能接受更高深、更专门的学问或研究。

    依照梅先生“先通后专”的原则,清华的学生从第二学年起才进入专业领域,而在第一年实行通才教育,即大一年级不分系,文、理、法、工学院的学生在一年级都修习包括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三方面的共同必修课,共计36~38学分,占总学分的27.2%~28.3%。这样学生便能拥有较宽的知识面,为进行专深研究打下广博的基础。进入二年级后,学生开始学习本院系必修基础课和专业课程。必修课数目并不多,不苛于求通求全,而选修课则科目繁多,学生可以跨系自由选择。

    同时他将“学分制”和“选修制”相结合并运用于通识教育之中,而且很好地兼顾了文、理、法、工各专业课程的特点及专业的个性。这给学生提供了纵横交错多层次的知识结构,做到深广并重,而且在广泛选课中,照顾了个人的学习兴趣、个性差异,而含有因材施教的特点。这样的制度不仅有利于培养眼界、思路开阔、知识面广、专业目标明确的“通才”,而且有利于调动教师授课的积极

    性,增加了他们以科研促教学,以新知创见教好新课的压力。这也正是梅贻琦通才教育思想在教学中的集中体现。

    正是奉行这种思想,清华大学得以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在各个领域培养出了众多卓越、一流的人才,创出了清华校史上的“黄金时代”。这也是为何清华大学能成为现今我国数一数二高校的重要原因之一。

    2.3“德智体美群劳”全面发展

    这也是我国现今的教育理念,只不过只有“德智体美劳”没有了群育,这一点是有些失败的。他认为德育是教育中最重要的,德育为首。大学之道,在明明德。他认为“明明德或修己工夫中之所谓明德,所谓己,所指乃一人整个之人格”,所谓整个之人格,“至少应有知、情、志三个方面,而此三方面皆有修明之必要。他所推行的德育,主要是爱国主义和健全人格两大项,这两方面从根本上来说也是统一的。为了强调教师的引导在德育中的重要作用,梅贻琦提出了著名的“从游论”——“学校犹水也,师生犹鱼也,其行动犹游泳也。大鱼前导,小鱼尾随,是从游也。从游既久,其濡染观摩之效,自不求而至,不为而成。”教师的言行在潜移默化中影响这学生,因此教师要注重以身作则,为人师表。

    其次,“智育”的核心是“通才论”,上面已经提到。同时,在学校管理实践中,梅贻琦所推行的智育非常注重抓学风建设这个中心环节。教学纪律方面,首先从教师抓起。对于学生,有关考勤,考试的纪律也十分严明。对于这些纪律梅贻琦都严格地掌握执行。清华大学的入学标准也十分严格,一律凭考试成绩。然而对于真正优秀的特殊人才,学校也会不惜破格录取。华罗庚从小店员成为清华大学的教授经历“三破格”便是典型的例子。

    再者,体育也是至关重要的。确实,想要好好学习必须要有强健的体魄。但是,他又不把体育单纯地看做“粗腕壮腿”的手段,而是“重在团体道德的培养”梅贻琦希望学生在体育锻炼中培养团队精神、急公好义、守纪律等品格,后来他又把体育作为培养学生“吃苦耐劳”精神的途径。通过体育锻炼学生的毅力和恒心。

    再者,美育是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要培养学生“发现美,欣赏美,创造美”的能力。清华大学的张清常教授回忆说,他在清华读书的那段时期内,清华不仅在哲学、中文、外文、心理、体育等系、室的课程中设置多种属于美育方面

    的内容,配备有像谢冰心、朱光潜、俞平伯、王文显、郑振铎、赵元任等担任有关课程的专家,而且还设有音乐室、古音社(业余团体)以及其他多种文学艺术团体。那时的课余生活“弦歌满园”,各种业余社团活动、讲座、展览、演奏经常举行。

    最后,是群育和劳育。他并不是着眼于表面上的“集体化”、“社会化”,而是让学生从内心深处愿意去和别人合作。 同时他的“劳育”思想,也并不是强调大学生在求学期间要参加多少体力劳动,而是强调大学生在校时就要养成一种艰苦奋斗和吃苦耐劳的精神。

    2.4“学术自由”

    它是梅先生办学的灵魂。他的思想很开放,允许不同的学术思想的存在,允许不同的思想在校园内传播,让这些思想在不断的碰撞中擦出火花,促进人们思想的进步和解放。他积极吸取了蔡元培改革北大所采用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自由主义教育思想,以创造性的构思提出了“学术自由”的办学理念。他说:“所谓无所不思,无所不言,以今语释之,即学术自由而已矣。”他还辨析了“自由主义”、“荡放主义”的不同,他把学术自由提到了“新民”的高度,认为学术自由不仅是文化进步的源泉,还是新民的基础。

    同时他自己也是学术自由思想的践行者。在30年代白色恐怖正浓时容许冯友兰先生去苏联观光考察,回来后在全系大会上公开宣讲苏联之种种优越制度。当时他对共产主义并不了解,甚至怀疑,然而他却容许被国民党反动派深恶痛绝的所谓“共产分子”吴晗、闻一多在校园内公开进行革命宣传,并无视种种压力,多次护卫他们的安全。

    梅先生以海纳百川的胸怀,开放的态度,促进了一轮激烈的思想碰撞之战,在学生讨论中悟出真理,在争论中提升境界。这种自由的学术氛围和良好的学风对于人才的培养是十分有益的。大学之所以为大学,离不开自由的学术氛围和良好的学风。无论社会如何变迁,保持自由的学术风气对于高等教育的可持续发展是很有必要的。

    3.总结

    可以说,梅先生的教育思想无论是于当时还是于现在,都有这非凡的意义。他的“教授制,学分制,选修制,全面发展”等等教育理念在当今大学中都

    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借用清华老校长浦薛凤的话说:“梅师之教育精神,在学问则诲人不倦,在事业则以身作则,在品德则潜移默化,尤其在德育与群育方面,熏染陶冶,一出于?无言之教?,其收效至为宏大。盖一般青年学子,都于不知不觉中,受梅师朴实伟大人格之感应。可见生活教育,当求之于躬行实践,而不在标语口号。”。

    他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尊敬,特别是对于今后要当老师的我们,更应该多去了解他,研究他,走进他的教育世界!

    参考文献:

    [1] 梅贻琦. 《就职演说》[J]

    [2] 梅贻琦. 《大学一解》[J]

    [3] 梅贻琦. 《体育之重要》[J]

    [4] 黄延复.《梅贻琦教育思想研究》[M] 辽宁教育出版社, 1994,01,01

    [5] 黄延复,马相武. 《梅贻琦与清华大学》[M].山西教育出版社,1995,10

    [6]徐姗姗. 《大师论——梅贻琦教育思想研究》[J]. 当代教育,2011,09

    [7]杨天霞,庞振超. 《梅贻琦的大学教育思想于实践研究》[J]. 郑州大学,2011

    篇三:清华的“终身校长”梅贻琦

    清华的“终身校长”梅贻琦

    1931年底,梅贻琦临危受命,出任清华校长。自罗家伦1930年离职后,因为长时期没有合适人选,清华校长不断易人,国民党政府只好令“留美学生监督”梅贻琦出山。对这一任命,梅贻琦虽感荣幸、快慰,却担心不能胜任,便一再请辞,终未获准,遂赴任。他当时的心理在就职演说中有极为诚恳的表白:“(我)又享受过清华留学的利益,则为清华服务,乃应尽的义务,所以只得勉力去做。但求能够用尽自己的心力,为清华谋求相当发展,将来可告无罪于清华足矣。”他借此提出一句关于大学教育的经典名言:“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他不拘一格揽人才,被“三破格”的华罗庚即是典型一例。

    梅贻琦儒雅、谦和,人称“寡言君子”。他虽是校长,却不大权独揽,只要有教授提出有利于清华发展的建议,他就会颔首微笑:“吾从众。”工作中遇到问题,他也总是先问旁人:“你看怎么办好?”得到回答后,如果他同意,便说:“我看就这么办吧!”如不同意,则说我看还是怎样怎样办为好,或说我看如果那样办会如何如何,或者说“我看我们再考虑考虑”,而从无疾言厉色。不仅如此,为了清华的发展,他还创立了被外界称为“教授治校”的校务委员会制度。校务委员会委员由教授会选举,在梅贻琦领导下,学校的主要决策由校务委员会共同做出。这种集体领导的民主制度,极大地发挥了教授的作用,使校长、教授、学生同心同力一起推动学校的发展。

    梅贻琦治校既能博采众议,又对自己认定的事固执不移。他在主张学术独立、自由教育的同时,审时度势,极力推行通才教育。他认为在抗战的特殊背景下,大学重心“应在通而不在专”,以满足社会、国家的需要为宗旨。显然,他的这一办学方针与国民政府颁布的《抗战建国纲领》相悖,但他一意坚持只唯实,不唯上。他还强调对学生操行的培养,要求教授在指导学生读书、做学问时,“必须指导学生如何做人”。

    “生斯长斯,吾爱吾庐。”梅贻琦用这八个字概述他与清华的血缘之亲,表达他对清华的挚爱。身为校长的他,对清华的一草一木寄有深情。1949年后他在美负责管理“清华基金”。叶公超每到纽约都去看他,劝他回台,把清华的这笔钱用到台湾。他每次都说:“我一定来,不过我对清华的钱,总要想出更好的用法来我才回去。”他不愿把这笔钱拿到台湾盖大楼以装潢门面,他想用在科学研究上。台湾有人骂他“守财奴”,他也不在乎。1955年,他终于找到“更好的用法”。到台后,他把这笔款子用于筹建“清华原子科学研究所”。晚年的梅贻琦患病住院,住院期间,他的病桌旁始终有只手提包,他去世后,夫人韩咏华打开包一看,竟是“清华基金”的历年账目,一笔一笔,清清楚楚,令在场者无不动容.

    梅贻琦爱庐,亦爱庐内的同仁、朋友和学生。闻一多被害,悲愤之余,他一面妥善安排闻一多的后事,一面与当局交涉追查凶手,向报界发表谈话,揭露特务的罪行。为防止类似惨案的发生,他立即将潘光旦夫妇、费孝通一家和张奚若安排到美驻昆明领事馆避险。吴晗思想活跃,当局曾令清华解聘吴晗,他先拒绝,然后悄悄通知吴晗离去。国难当头,学生运动迭起。梅贻琦理解、同情学生的爱国热情,以超人的冷静维持稳定局面。学生进城游行,他派卡车把学生接回。当局要逮捕、开除学生,他想方设法给以保护。有学生被捕,他费尽周折去保释。学生们也很体谅梅贻琦,每要闹学潮时,总先贴出拥戴梅校长的大标语。

    正是凭借梅贻琦的圆融谦逊和果敢刚毅,在那非常的岁月,清华不但保存了元气,还从颇有名气而无学术地位的留美预备学校跻身于世界名校之列。

    (摘编自张昌华《梅贻琦:清华的名片》)

    梅贻琦就职演说》由www.zaidian.com(在点网)整理提供,版权归原作者、原出处所有。
    Copyright © 2016 在点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