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范文大全 | 教案下载 | 优秀作文 | 诗词赏析 | 优美散文 | 板报大全 | 题库下载 | 故事大全 | 励志 | 爆笑笑话 | 字典 | 网站导航
在点网
  • 写人作文
  • 状物作文
  • 叙事作文
  • 节日作文
  • 写景作文
  • 动物作文
  • 植物作文
  • 抒情作文
  • 励志作文
  • 想象作文
  • 话题作文
  • 童话作文
  • 写信作文
  • 续写
  • 改写
  • 记叙文
  • 议论文
  • 说明文
  • 日记
  • 周记
  • 小说
  • 诗歌
  • 您的位置:在点网 > 作文 > 体裁作文 > 续写 > 续写边城结尾400字 正文 2017-04-21

    续写边城结尾400字

    相关热词搜索:边城 结尾 续写 项链的续写200字 续写项链的结局 我的叔叔于勒续写200

    篇一:边城续写

    日子久了,翠翠长成了十七岁的少女。皮肤被风雨浸润得黝黑的翠翠,坐在门前溪边高崖上,无聊地摆弄着刚摘下的虎耳草。燥热的空气,净蓝的天空中没有一丝浮云,溪水反射出太阳凌乱的波光。翠翠的心也被溪水 反射的光影弄得心神不安起来。此时已过了晌午,过渡的人已鲜见。翠翠就这样呆呆地望着溪水,想起了许多许多。 雷雨交加的那个晚上。 “翠翠,不要怕!”翠翠说:“我不怕!”说了还说:“爷爷还再这里我不怕!” 可是那天醒来之后,爷爷却再也不在了。 想到这里,翠翠不禁低头抽泣了起来。 “过渡,过渡!”一声清脆的声音从溪的那头传来。这声音太熟悉了,翠翠顾不得擦干噙着泪花的眼睛,就朝溪头望去。果然是他,那个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再睡梦里为歌声吧灵魂轻浮起的年轻人——傩送。只是,再傩送的身边正站着以位穿着红色绸制以上的女子,远远望去个头比傩送稍矮,却又一头亮丽的长发散在肩上。 翠翠丢下虎耳草想转身朝小屋跑去,而溪头的那边,两人显然已经看到翠翠了,傩送则是兴奋的样子挥舞着手臂。 翠翠只好吧船拉了过去。这下,翠翠看得更清楚了。傩送似乎比原先更黑了一些,但却更俊俏了,眉宇中透出一股英气。而傩送身边的女子更是亭亭玉立,小麦色的皮肤透出健康的神采,樱桃小嘴显出淡淡的红润。那么,她是谁呢? 这时,傩送注意到翠翠红红的眼眶,便问:“你怎了?哭过了吗?你们家那老的呢,他怎放心让你掌船?” 翠翠把头埋得很低很低,只是轻轻问了一句:“你回来了?” 傩送显然不知道他走后一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显出一脸的疑惑。让他更不明白的是,翠翠为何对她这样冷漠。于是轻轻“嗯”了一声。 翠翠吧两人渡到另一边后又立即转回去了,并没有回头看一眼傩送。 晚上,去城里办事的杨马兵回来了,见到翠翠与往常一样呆呆地看着虎耳草,只是与往常不同的哭的厉害。 杨马兵小心地说:“岳云回来了。”翠翠并不抬头,从鼻腔里挤出一个“嗯”字。杨总兵见她不哭了,才又说:“翠翠呀,我听说傩送二老要娶妻了。我这也是从船总顺顺手下的水手口中知道的,具体是哪家姑娘还不知道呢。”翠翠抬起了头,看了看眼前的虎耳草,她自然想到了白天所见的红衣女子。那衣裳是喜庆的红色,她不会忘的。杨总兵顿了顿又说:“听说二老这次去辰州赚了好些钱,所以回来的晚了些。翠翠,船总答应了你的,二老的妻准是你,你说是不是?” 翠翠没有说话,眼睛透露出迷离。杨马兵见状就欢喜地回去睡觉了。 翠翠夜里睡不着,搬了个板凳在屋外看星星。晚风吹过,一扫白天的燥热,翠翠的心也变得轻柔了。 这时溪的那边也响起了竹雀般动听的歌声,翠翠听到歌词大意是对远方恋人的思念,觉得符合自己的心境,就听了下去。由于哭后太疲了,竟没听出这“竹雀”就是二老傩送,而后不知不觉睡着了。 翠翠第二天起来发现自己躺在屋内小床上,傩送和杨马兵在床边谈论着什么。见翠翠醒来。杨总兵便走出屋外,留下翠翠和傩送两人。 翠翠的脸发烧的厉害。傩送说:“我不知道??”还没说完就被翠翠打断:“你不要说。”傩送自觉失言,只好又说:“你昨天夜里听到什么吗?”翠翠一听,脸更红了。 傩送接着说:“翠翠,我决定不要磨碾子要渡船,我要照顾你一辈子,你愿意么?” 这话显然让翠翠吃了一惊,翠翠又问:“我还认为你要和那个漂亮的红衣女孩子成家呢。” “哦,那是我表妹,你别误会,”傩送抢着说,“她听闻我要娶妻了,便特地和我一起从辰州回来,她还特意穿了件喜庆的衣裳呢!” 翠翠傻傻地笑了一声,又疯跑到小屋后的白塔前大声喊道:“爷爷,傩送要娶翠翠了,傩送要娶翠翠了!”跟在她后面的傩送一脸灿烂的微笑。 从白塔上飞过的鸟儿承载这翠翠的幸福和快乐,飞向了远方。

    篇二:《边城》续写

    《边城》续写

    岸上的虎耳草生生息息了三五次,可它的形状和它那迎风摇曳的姿态依然没有变。一年,两年,时间的纤手把翠翠装扮的愈发漂亮,少了以往的稚气,多了一份成熟,娴静温柔。旧时的美丽少女更加出的亭亭玉立。一双清澈的眼睛透视着苦闷而又充满期待。

    风拂过,雁过处,河中的渡船摇摆着。一人,一船,一狗,清亮旳摆渡歌声缭绕这整个山间。渡口处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黄狗不停地叫着。翠翠忙划着船过去,只闻那人说了一句:“我叫傩送,想去对面的村子办点事,还望姑娘能搭我一程!”翠翠的两只眸子闪动着喜悦的光芒,心怦怦直跳,手紧握着撑船杆。没想到多年来日思夜想的人真的出现了,激动地说:“你真是傩送!?确实是二老傩送?”傩送莫名地望着翠翠心想:这小姑娘为什么那么激动呀?并微微应道:“嗯,可我与你萍水相逢,你为何那样激动?”翠翠吃了一惊,喜悦之情顿散,手中的杆瞬间滑落,只差没晕倒,弱弱地回了句:“快上船,我们走吧。”失望,不,是绝望,是前所未有的伤心欲绝,几年苦苦等待最终却是“萍水相逢”。翠翠背向傩送默默撑着船却早已泪成殇。

    那一年的河边相遇即是缘,今昔却在渡口形同陌路。是水成就了一段懵懂而美好的爱。也是水将这爱扼杀在此间。不见是苦,相见是痛,与其相见不如怀念。念去去,多年等待,唯有来世再爱…….

    篇三:边城续写

    《边城》续集

    《边城》作者沈从文以一句“一个人也许永远也回不来了,也许“明天”回来!”一句话结束了文章。将一切的痛苦与欢笑留个读者。我也一样,读完《边城》不由让我产生联想······话又说话来,翠翠葬了爷爷之后,家里就只剩孤零的一个她了。但是翠翠这是想到母亲的命运,翠翠告诉自己,自己的站起来,自己的好好地活着,告诉自己,告慰在天有灵的爷爷,他会过得很好,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与此同时让我们想到了一时之间同时丧失了双子的船总夫妇二老。二儿子傩送出走没见踪影,大儿子天宝早早地就白发人送黑发人。打击甚大,此时的老人头发更白了,一夜之间不知道老了多少岁。此时的他才恍然明白自己对儿子的逼婚是不对的,可是这还有机会挽回吗?年迈的船总或许真的在此刻解脱了,放下自己一生争夺的利益。傩送在临走之前留下了一封信,信中写到“爹娘我走了。我对不起你们二老,更对不起大哥。请不要恨我,更不要恨翠翠。我爱翠翠,但不能给予她幸福,没有他我不会幸福。此时哥走了,我觉得一切都在我。请你们不要再逼我嫁给一个我不爱的女人。爹娘请原谅孩儿的不孝。”船总此时似乎真的放下了,她苦了一辈子,攀了一辈子的高枝,最后逼走了儿子,害死了儿子。

    翠翠在经历了那门多风风雨雨之后,似乎也在一夜之间长成了一个大姑娘,他明白此时的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了。翠翠放下了自己的爱情,她得为生活而奋斗。早早印下的爱情被埋藏了起来,但并未真真的放下和忘记。翠翠在爷爷死后得到好多好心人的帮助攒下好多的钱,。翠翠没有决定说以后自己从此以后高枕无忧了,他拿出这笔钱也买了几艘船并请了个船夫。以这两艘船开始了自己的创业生涯,船夫和翠翠共同努力着,老船夫技术熟练,但却被翠翠的诚心感动被爷爷的遭遇受到同情。“翠翠在爷爷在世的时候经常和她讲老船夫这个老船夫算是世外高人,但别人都叫他疯子,因为一直都在家里研究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翠翠却看上了这些东西,疯子船夫并不中意他面前的这个毛孩,并没有接受翠翠的要求”。但下定决心的翠翠并未放弃,不吃不喝几天跪在疯子船夫门口,最终感动了这个高人,并跟翠翠回到了翠翠小船航。

    被人称为疯子的老船夫通过重重研究把自己的发明安装在了翠翠的船上,没想到速度非常快,而且几乎不用人力了随着商业的发展,人们的生活也越来越快节奏,跟多的人愿意做翠翠的快船,翠翠算是不负众望变成了少有的女企业家但都三十多岁了并未结婚。

    (写到这里一直未说到傩送)傩送离家出走后,决定应定要打出一番事业打出自己的一片一天地,他自己就开了一个海鲜店,经重重努力真的也成功了,但是这个又帅气又有钱的男人受到不少魅力女性的青睐,但傩送并未动心。

    翠翠的发展使不少老企业纷纷倒闭,其中也包括傩送家,翠翠知道傩送父母现在无依无靠每月都去拜访老船总,渐渐地人也老了恨也放下了情也多了,傩送虽离家多年但一直挂念着他的父母亲。

    几年之后他找到他的父母,可是此时的父母已病危,一切都是那么熟悉,翠翠在老船总面前,傩送一回来彼此就用一种莫名的沧桑的眼神凝视对方。傩送与父亲见了最后一面,但此时父亲内心更加愧疚。但父亲临走前却说“自己对不起儿子,这些奶奶多亏了翠翠的照顾。”父亲走了傩送在为父亲送完葬之后,在离开的前一天晚上来到了他与翠翠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没想到翠翠也在那。

    此时的那个地方与物是人非,但是翠翠与傩送之间所传递的那份东西从未变过。

    篇四:边城续写

    《边城》续写

    重新修好的白塔依旧立在翠翠家屋子的后面,样式与之前的并无太大区别,夜里翠翠在床上听着窗外林子里的风拂过树梢的声音时,还依稀能闻见塔上透出的新砖土的味道。翠翠总是很难睡着,她真想爷爷把芦管竖在嘴边,再给她吹曲子听,爷爷吹的曲子总是快乐的,柔情的,能把翠翠的心都吹得软了。可是翠翠也知道,爷爷现在躺在白塔后山上,芦管还在,但死亡把爷爷带走了。

    爷爷走了,翠翠便一人管渡船,白天翠翠大多待在渡船上,为溪两岸要过渡的人撑船,听船上的人说到感兴趣的话时,也将那清透的眼睛只瞅着他。溪水静静的,依然清澈透明。没有人要过渡时,翠翠也喜欢待在渡船边,把绑在船沿上的芦管解下来,吹着不太娴熟的曲子给黄狗听,给安静秀美的山林和山上的白塔听,一吹就是小半年

    转眼又到了来年的五月份,翠翠早已明白了过渡人“死了的到西天去,活着的永保平安”的劝慰,老马兵于是已不再日日来碧溪齉,只隔三差五带来茶峒山城里的消息,所以翠翠虽然不曾进城,却也知道很多事情,知道有碾坊的姑娘已经许给了城外河街下的厘金局的一个姓钟的青年,知道顺顺常蹲在河岸边抽着烟叹气,说二老怎么还不回来。

    端午那天,翠翠一大早起床,听见溪那边传来老人家叫要渡溪的声音,匆匆将渡船撑过去,才及岸边,却认出原是几年前的端午曾代替爷爷撑过渡船的那位老人家,翠翠清楚的记得那天的所有事情,那天和爷爷去看赛船,爷爷先回了家,还是二老叫人打火把送自己回的家。翠翠边想着边将船停稳了,那老人乐呵呵的,却不急着上船,想着早前从顺顺家听来的消息,只笑眯眯地问:“翠翠,今天城里有赛船,你去不去看?”翠翠本想说不去,老人家只来拿翠翠手里的长篙,一脸打趣的讲:“我一个老人家看赛船没意思,你今天我替你守船,你就去看看热闹吧,再打壶烧酒给我喝,好不好?”翠翠知道老人并不图几口烧酒喝,这么说是为了让自己没有负担地去看赛船,谢过老人的好意后,决定听老人的,去河边看赛船。

    翠翠和黄狗到了城里,并不去顺顺家的吊脚楼上,只在河边一家卖白糖的商铺前看人们为赛船的赛前准备事宜忙碌着,翠翠听到男人们把庞大的龙船齐力推到水里时的喊号声,听到穿着新衣的小孩子们看船时欢喜而新奇的叫嚷声,心情也不禁跟着轻松欢快了起来。这时有相熟的人看到翠翠,便叫翠翠:“翠翠,不去顺顺家的吊脚楼上看赛船么?晚些还有入水抓鸭子的,顺顺家有好位子给你留着呢!”翠翠认得他是给顺顺家做事的一个伯伯,有些难为情的笑着拒绝了,又想起二老,想起再没有听过的竹雀的歌声,心里觉得悲伤和苦涩起来,像是船底裂了一处缝,河水慢慢漫上来,把轻松和平和的空气一点一

    点的全挤了出去,脑袋里也胀胀的。没有在意伯伯语气里的善意的试探与打趣。

    翠翠因为想起离开了的二老,没有看完赛船,买了烧酒和别的一些东西,就带着黄狗回家了。到家里时才太阳还在头顶正上方,被踩在脚底下的影子短短的,颜色深深的。替翠翠管渡船的老人看翠翠这么早就回来了,面色也很平常,没把船篙交还到翠翠的手里,跟着翠翠到了屋子里,打探着问翠翠:“翠翠,今天的赛船不好看么?还是没有占到好的位子看?”翠翠把烧酒给老人往碗里倒上,摇摇头说:“不想看了,就回来了。”老人用长满厚茧的手指蹭了蹭碗沿,又问:“翠翠,你今天在哪里看的赛船啊?有没有去。。?”翠翠猜到他想问的是自己去没去顺顺家,心里别扭,便扭身整理今天买回来的东西,装着没有听到。老人也不介意,想着自己早先听来的消息,只欢欢喜喜地喝了酒,叫翠翠送他过了溪,回去了。

    这个晚上,月亮只羞羞的露出一小弯,朦朦的,照的溪水也淡淡的,翠翠透过窗户看见一些月光落在屋外的大石头上,石头也变得格外迷蒙了起来,翠翠一下想起爷爷,一下想起今天在河边的所见所闻,想起顺顺家的二老,心里始终有些怅然,就不急着睡觉,干脆打开门,拿着芦管坐在外面的大石头上吹了起来。离爷爷去世已经快一年了,翠翠难过的时候,开心的时候,都喜欢吹芦管,有时候是吹爷爷教过的曲子,有时候随性吹些不成调的音。

    这晚的山风似乎也格外的温柔,带走了白天的燥热,凉凉的,吹乱了翠翠的发梢和曲调。翠翠放下芦管打算回屋睡觉,依稀却听到有歌声从那边山里传来,翠翠听得他唱了半响,歌声越发清晰了起来,离翠翠更近了,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转 载于:www.zaIdian.cOM 在 点 网:续写边城结尾400)迎着迷蒙的月光,翠翠看到,在二十丈的溪水的那边,隐隐的显出一个熟悉的轮廓,翠翠知道,是二老,二老回来了,二老在给她唱歌,带她飘到那高高的山崖上,飞窜过悬崖半腰,摘那把肥肥的虎耳草``````

    586ZLZ

    篇五:《边城》续写

    席慕容曾说过:“当我们来到时,这个世界已经存在,当我们离开时。它依然如故。”但所幸,有我们曾留下的足迹,这脚印,让我们的回忆变得丰富多彩。时光荏苒,转眼四年的时间过去了,也不知道别处的地方如何日新月异,但这个仿若与世隔绝了般的美丽的边城,依然在欢声笑语中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岁月,茶峒似乎也只是跟以往一般安静,不外乎是太阳东升西落,不论怎样,白塔还在,吊脚屋在,如画的风景也在,却从此没有看到顺顺家的两个游水好手,和那个热心尽职的渡船老人。渡船口上,接了一位年轻女子,名唤翠翠,都说女大十八变,翠翠越发出落得水灵,求亲的人家络绎不绝,但她总是摇头,不是高傲,没有瞧不起,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一直在等待那人归来,他总会回来的。守着渡,看着日升日落。翠翠望了望平静的河面,仿佛又看到了爷爷忙碌的身影,耳边不时想起了曾与爷爷的对话:“老了应当歇憩,大了应当守船。”爷爷能做好的,她也一定努力完成。就这样,时光过得如同流水一般,呼呼啦,眨眼间就没了。

    续写边城结尾400字》由www.zaidian.com(在点网)整理提供,版权归原作者、原出处所有。
    Copyright © 2016 在点网 All Rights Reserved.